观电影刺猬的优雅有感800字


观电影刺猬的优雅有感800字

导读:不要把时间、财力和劳动,浪费在空洞多余的话语上。永远以用心乐观的心态去拓展自我和身外的世界。下面是小编为你推荐的电影刺猬的优雅观后感800字.



之前曾经有个小组话题,讨论“人要怎么样才是优雅”。其实很简单:【尊重自己,尊重他人,保持基本的礼节,努力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样的人,平时安静生活在自己的人生里,偶然出现在与其他人的生活交集中,则不喾是一道优雅的风景。当时很认真地讨论了很久,还举了身边的例子,试图说明优雅与外在的物质元素、内在的精神元素,都未必有必然的联系。后来才发觉LZ压根是带着先定结论抛出的问题,不是尝试讨论,而是吸附认同。LZ先定地认为“人只有有钱了才能优雅”,基于这样的必要条件,那么一切关于优雅品质的追求都可以以“不适合人生发展初级阶段”为由而无限期推迟。

读这本书,我又想起了当时讨论中举的那个例子。小区的某户平房里住着一家三口,年轻的夫妻和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夫妻二人的主业是废品收购,兼小区的垃圾处理。他们的生活不算宽裕,服饰普通,但是每次看到都是很整洁的状态。周末送废纸板和酒瓶到他们家门口,时常是女主人在家,应声说“谢谢”。小女孩比书中的帕洛玛还要小,有一次看到她蹲在盥洗房门口的下水道旁刷牙(因为是平房,卫生间不在居室里),安静而乖巧,仿佛还不曾受到这个世界的粗鲁对待。

所以,当我读到这本书以某种惊险的方式讲述一个普通门房的优雅生活,我感受到一个敏感的写作者再次尝试提醒人们:优雅,与物质无关,与地位无关;一个人无论是什么样的身份——只要温饱之后有节余,不陷入无望的紧缺和困顿——都不妨碍TA尊重自己、礼待他人、努力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诚然,“贫穷是一部割草机:将我们原本能与他人好好相处的能力割断开来,使我们内心空虚,缺少情感,为的是让我们能够继续忍受现实的所有不幸。”这样的贫穷是人类的公敌,只要不畏惧它,正视它,并且不因头脑混乱而把反感贫穷与反感贫穷的人混为一谈,优雅而自由的生活,并非遥不可及。

说惊险,因为作者塑造了一种强烈的不平衡,一方面是冷漠而近乎粗陋的刺猬的外壳(起初我以为这不必要,不过作者最后给出了合理的解释),一方面是求诸阅读和精神之途的优雅的内心(这是认识自己、寻求自由和优雅的捷径,但不必是唯一之途),并且用适度的夸张来突显这种不平衡,以达到文学的落差感。而简体中文世界的割草机,除贫穷的马力依然强劲之外,刀片还经过了仇视、反抗和解构的淬火,去面对这样的落差,实在太惊险了。你说优雅,就已然要面对“去TMD的优雅,打倒资产阶级情调”(话语变了,思维没变)和“不好意思,我们穷人消费不起优雅”这样的冷嘲热讽,结果还要摆弄文学哲学上一堆吓唬(愿意被吓唬的)人的名字,还要用冷漠和“粗陋”来突显落差——这样一本书,如果不被骂作“装逼”,那就太奇怪了。

看看书的封底和腰封上的介绍语,出版商还在火上浇油,成心的么?

“播种欲望的人会受到压迫”

有时,成年人似乎会花一些时间坐在椅子上,思考着他们悲惨的一生。他们凭空叹息,就像总往同一个窗户上乱撞的苍蝇,他们摇晃、挣扎、虚弱,最终坠落,他们会扪心自问为何生活会让他们去他们不想去的地方。

“他们梦想逝去,生命像一条狗。”

强忍着扮演硬汉,其实心里难过得想哭。

流言的神秘性依然完好,但是所能支配的精力长久以来在愚蠢的行为中肖耗殆尽。最后剩下自我麻痹,以及试图掩盖没有找到生命之意义的事实,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欺骗自己的孩子,只不过为了更好地说服自己罢了。

我总想方设法去做一些让人们感觉自己更愚蠢的事情。

法语就是一系列紧密的单词和正确的拼写,数学是机械化地复制无意义的运算公式,历史则是一系列和逻辑接器相连接的事实。

人生早已定性,而让人悲伤得想哭的是:没有人看起来曾经思考过,实际上如果人生是荒诞的,那么价值再大的伟大成功也不比失败好到哪里。只是会过得比较舒服而已。恐怕还达不到舒服这个程度吧:我相信,聪明的头脑能使成功的滋味变得苦涩,而平庸才会让人生充满希望。

实际上,我们规划自己的一生为的是让自己去相信不存在的事情,因为我们是不想遭受苦难的生物。

“政治,不过是小富人们不借给其他人的玩具罢了。”

“强者在人间什么都不做,他们说话,不断地说话。”

如果有什么事是令我厌恶的话,就是看到人们把他们的无能和无耻转变成一种信条,并大放厥词。

当我们揭出这所谓激励我们的征服欲是凭空幻想出的虚荣心时,我们不就是凭着还算不错的能力就把人类的创造给吹捧上天的吗?

人生有时如同一出幻剧。当我们从梦里惊醒,看到自己所作所为,就会心寒地发现,我们毕生的付出只是为了维持原始需求,同时惊讶地问自己艺术到底是什么。

所有我们本该说出的话,所有我们本该做的动作,这些一闪即逝的适当时机在某一天猛然间出现,还没等我们抓住,便永久地消失在无边之中……甚至几乎是失败……

当下何为精神贵族,不好界定,将《刺猬的优雅》这个桥段换做在国内,便是住在八十年代筒子楼的精神女贵族对住豪宅开豪车的土暴发户的做派嗤之以鼻,称之为暴殄天物无内涵可言,而开着豪车的暴发户却甩着人民币买笑嘲笑着穷酸利嘴的精神女贵族,古往今来都是穷酸文人,有他的道理,文人固穷,精神与物质是两棵齐头并进的树,哪棵涨势过于猛都会显得突兀不协调,就像一首乐曲的音频,过高过低听起来都过于刺耳,上下浮动基于平均值才是最优雅动听的乐曲,阅读的女人固然美丽,过于做一只傲娇的优雅刺猬会不会显得格格不入?玫瑰有刺伤人伤己,书中的女主角躲在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的宅女风范俨然不是主流健康的生活做派,或许是我的精神层面还未达到仙人境界,总之若我在地铁看着安兰德的个人主义,在迈出地铁淹没于人海中的那一刹那我会告诉自己,我要赚钱生存,赤裸裸血淋淋,为生存而打拼,不存在何来活呢?与其做一只傲娇特立独行的优雅刺猬,不如将刺剪掉先做一个普通的女人,不是因为我不读书,只是因为为了读书我要给自己创造一个更好的读书环境,一味的追求柏拉图式的精神境界,却食不果腹,那和一味的追求金钱而不去阅读有何不同?

刺猬优雅乎?不可说,不可说。我就知道,天鹅不读书,静态时远观望去那姿态便是优雅的。而做一只优雅的刺猬实在需要傲人的勇气来承受更多的风雨,才会有遗世独立的美丽,但并不是每一只刺猬都是优雅的,但每一只天鹅却必然优雅。嗯,我想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