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书评三篇


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书评三篇

导语:《沉默的大多数》作者王小波,他所虚构的艺术之美,以及他通过对现实世界的批评所传播的自由主义理念,已经在这个世界的文化和思想宝库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本站小编为大家分享他的书评三篇。



书评一

《沉默的大多数》是王小波发表于1996年《东方》杂志的杂文,并于1997年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发行。据说是收录他的杂文最全的一本。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是不喜欢杂文的,但是读完此文,却萌生了许多的感慨,在此文中王小波以反讽和幽默的手法直面生活,从一个轻松的角度来解构身边复杂的事态。即使在时隔13年的今天读来,仍然意味深长。

王小波说:我正在出一本杂文集,名为《沉默的大多数》。大体意思是说:自从我成人以来,所见到的一切全是颠倒着的。在一个喧嚣的话语圈下面,始终有个沉默的大多数。既然精神原子弹在一颗又一颗地炸着,哪里有我们说话的份?但我辈现在开始说话,以前说过的一切和我们都无关系——总而言之,是个一刀两断的意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国要有自由派,就从我辈开始。可是,王小波逝去12年了 ,现在的中国似乎任然没有实现真正的“自由”,这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

不得不承认,我也属于沉默的大多数,对于生活中很多事都抱着不敢说、不能说、不必说的心态。正如王小波所说的,这似乎是中国人的通病。王小波在此文中写到“在我周围,像我这种性格的人特多──在公众场合什么都不说,到了私下里则妙语连珠,换言之,对信得过的人什么都说,对信不过的人什么都不说。”在时隔十多年的今天,这一切似乎颠倒了,在通讯技术越来越发达的今天人们的距离似乎拉近了,就表面看来人们似乎更加擅长表现自己,在中西方文化潮流的冲击下,中国人似乎已经抛弃了沉默是金的观念,但是在我看来却不是这样,现在的人们似乎更擅长在陌生人面前表现自,却不能向最亲近的人说出自己的想法,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对着电脑像不曾见面的陌生人倾诉,却和亲近的人无言相对。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相信虚拟世界中人们的只言片语,却无视身边的人的真切关怀。有人说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是计算机,它使人类真正的做到了足不出户就能知天下事,但是与此同时,他把人性的优缺点无限的放大了,在当今社会,人类似乎可以更自由的发表言论,于是,我们抱着猎奇的心态在网络上搜索各种自认为新奇的事情,然后,对着不相识甚至没见过的人大加评论,这样的“真相”似乎来得太快,却显得那样的不真实。

按照现在的潮流而言,王小波应该算是50后,相差近四十年的我们不应该有共同话题,可是恰恰相反。他在书中写道“饥饿可以把小孩子变成白蚁”这一点我是非常赞同的。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王小波所缺乏的是物质,而生于改革开放后,顶着“垮掉的一代”名号的我,在这个物质过剩的年代,却在一场场所谓的文化潮流中迷失了方向。这是不是另一种“饥饿”呢?于是,我们突然变得沉默了,对他人,对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语言显得那样苍白无力。王小波身边的沉默的大多数大多是因为经历了严酷的文革时期,而我们这一代人的沉默也许是因为孤独,习惯了孤独的同时也习惯了沉默,久而久之,就不知道该怎样在人前表达自己,相反,当面对着电脑屏幕时却异常的轻松。我想,这也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宁愿对着电脑和不认识的人谈情说爱,也不愿意分一点注意力在身边的人身上。

王小波在文中提到:话语即权力。我想这句话在人人平等,言论自由的当今社会再合适不过了。随着网络的广泛应用人们可以更快更好的传达信息,这在无形之中加大的言论的力量,同事也能使人们更好的行使权利,但是,欲速则不达,在我们享受信息时代给我们带来的便捷的同时,我们也在接受大量的虚假信息,在这个时间就是一切的时代,我们不可能去查证每一条消息的真实性,于是网络,成为了我们最忠实的“朋友”,每一天,我们都从网络上观看世界的动态,然后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行使所谓的“权利”,完全不考虑它的真实性,于是,伤害就这么造成了,整个世界迷茫了,在短暂的沉默过后,世界又恢复了往日的喧嚣。我不能肯定的说话语即权力,但是我想这种权力的杀伤性一定是很大的。

书中有这样一段:“君特·格拉斯在《铁皮鼓》里,写了一个不肯长大的人。小奥斯卡发现周围的世界太过荒诞,就暗下决心要永远做小孩子。在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成全了他的决心,所以他就成了个侏儒。”王小波认为这个故事太过神奇,但很有意思。对于这一点,我有不同的看法,故事的结尾,小奥斯卡发现成为了侏儒,这只能证明,冥冥之中的那种力量只让小奥斯卡在生理上停止了生长,却没有使它保持一颗童心,从某种意义上说,小奥斯卡已经不能算作一个真正的孩子了。不知当小奥斯卡变为老奥斯卡时,有没有后悔当时的决定。成长和沉默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事情,也许,我们能像小奥斯卡那样选择永远都保持小孩子的模样,但却没有办法永远保持沉默。我想,在这些沉默的人中,有大多数并不是一直都保持这样的状态的,人们对于沉默的态度是随着时间的推进而改变的。

我想之所以有这么多的感慨,更多的是来自“血统的本能”吧,这是物以类聚的最好例证。

书评二

《沉默的大多数》是收录王小波杂文最全的一本。我个人比较喜欢他的杂文,作为一个自由人文主义者,王小波终其一生思考并快乐着。

王小波说:我正在出一本杂文集,名为《沉默的大多数》。大体意思是说:自从我成人以来,所见到的一切全是颠倒着的。在一个喧嚣的话语圈下面,始终有个沉默的大多数。既然精神原子弹在一颗又一颗地炸着,哪里有我们说话的份?但我辈现在开始说话,以前说过的一切和我们都无关系——总而言之,是个一刀两断的意思。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中国要有自由派,就从我辈开始。

“在公众场合什么都不说,到了私下里则妙语连珠,换言之,对信得过的人什么都说,对信不过的人什么都不说。起初我以为这是因为经历了严酷的时期(文革),后来才发现,这是中国人的通病。龙应台女士就大发感慨,问中国人为什么不说话。她在国外住了很多年,几乎变成了个心直口快的外国人。她把保持沉默看做怯懦,但这是不对的。沉默是一种人类学意义上的文化,一种生活方式。它的价值观很简单:开口是银,沉默是金。一种文化之内,往往有一种交流信息的独特方式,甚至是特有的语言,有一些独有的信息,文化可以传播等等。”

王小波的杂文别具特色,自成一体。幽默的笔调,使得文章妙趣横生,捧腹之余更多的是深深地思索。品读时,你能体会到阅读的快感和思维的乐趣。如《椰子树与平等》、《卡拉OK与驴鸣镇》、《驴和人的新寓言》和《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等都是异常幽默犀利的好文章。椰子树与平等;卡拉OK与驴鸣镇,这些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被他拉到一起,说出了特别的味道,有点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如在《驴和人的新寓言》一文中,他从驴的角度去谈父子与路人的行为,说他要替受罪的驴说话,当翻译义不容辞。文中驴被老子和儿子四脚抬起的时候叫喊,“我得罪谁了,你们这么捏咕我!”得出了这篇新寓言的寓意是:“闭上你的臭嘴,让别人走路”,与原来寓言的寓意:“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大相径庭,但同样意味深长。而且,在论述的过程中,幽默诙谐之处信手拈来。许多口语的使用,让文章更为生动,不但没有削弱反而大大加强了文章的穿透力和说服力。

王小波说,选择沉默的人应该是有什么隐衷或者干脆是因为对语言产生了厌恶感。

我并非如此,只是觉得在被这个社会同化着。年小时口没遮拦别人还可以不予计较,因为把你看做孩子。等有一天真正走进了社会,这种特权就自动被剥夺了。说话不小心?很好,请自己承担祸从口出的后果。于是我们终于变得沉默,同时年少时的锋芒毕露、棱棱角角也就被慢慢磨圆了。当然沉默只属于成年人,小孩子们是不屑于此的,他们总是天真可爱的,有话要说时,完全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心中想说的话,不一次说尽是绝不会罢休的。我真是羡慕孩子们的执着,也希望自己能够再回到童年时代,不是为了逃避现实,只是因为我对那时的真实有着一种特殊的怀念,那时的我是不沉默的。

我很喜欢王小波,调侃、睿智,在玩笑中说着智慧和讽刺,这是一种洒脱和无奈。《沉默的大多数》很不错,王小波是比较深切体会什么是自由的并且努力过着一种内心自由的生活,可以说他很有观察力也很诙谐。

书评三

说起来我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懒的人,懒这个字是贬义的,我很赞成,但是却也是人的天性,只是有些人有着坚韧的意志力,能够很大程度克服它,但是我确实不行,但是懒人并不代表他心里也是懒的或者说心里也很消极,笔者认为多数人心里还应该是积极向上的,所以那些心里积极向上的懒人发明了拖延症这个奇怪的名词,说它奇怪,是因为拖延症这词表面上看是一种病,但是实际上它不算是,首先作为病症总该有个确切是病因和明确的定义,但是拖延症并没有,它很像我最近学的一门课里面的一个概念——模糊集,就是说这个没有绝对的是或不是,而是每个人对于这个集合有着不同大小的隶属度,也就是说我们都有拖延的毛病,但是我没有他严重,那么我的隶属于这个集合的程度就比他低。我以为这样的一个模糊概念定义的名词不能算病症,所以我觉得它奇怪,但是你也可以认为我是理科学多了的死理性派,我绝不否认我是个非常较真的人。

说了半天还没说正题,其实前面不都是废话,我说这些是想说,我这样一个懒人+拖延症是很少看书的,或者说是很少能完整的看一本书,对于《沉默的大多数》其实我也并没有完全看完,但是这感觉和其他书是不同的,看其他书要不就是我听说这书写的很好,所以要把它看完,但是我并不喜欢;还有一种是专业性的书,这种书完全是因为我在学这门课才看,通常很难懂(或者和我专业有关,数学专业的书逻辑性很强,一环扣一环,而国内大部分教材都省略了不少细节,所以你要自己找出那些暗环,所以是需要下功夫硬着头皮死磕的)。读这本书完全是偶然,偶然的在曾经所在学生组织办公室的书架上看到,随便打开一看,就被小波先生所打动,也许都是理科出身,所以看他的文字不会感到压力,虽然知道他读的书绝不比文科生少,但是他的文笔我很喜欢,他说的道理我更喜欢,他的观念与主流有些格格不入,但是我却感觉他看的通透,说出了许多人(包括我)没有看明白的理。

这本书我并不是连续的读,而是通常在自习的开始或者最后看,开始的时候注意力不够集中往往很难静下心来学习,看看《沉默的大多数》就会很快集中注意力 了,而且感到心情非常愉快,自习最后往往没心情学习,也喜欢看看《沉默的大多数》,同样让我放松心情。但是小波先生的书绝不只是让人放松心情,他带给我的往往是启发和思考,心情愉快完全是因为感到自己对这个世界又多了一分了解的喜悦。

小波先生的观点并不见得都对,但是起码我能感受到他有认真的探索思考过,这给我很大启发,盲目的跟风真的非常糟,但是人的潜意识常常习惯于跟风,人们往往懒于思考选择跟风,这样下去这世界只会越变越糟,世界之所以在向前发展,主要是因为有那么一部分人很清醒,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这样糊涂的活了20多年,好像刚刚清醒了一点点,就这么一点点我也感到很激动。

一个人因为成长环境的不同,会有着不同的性格特点,但是一个人内心是善是恶却是取决于自身。一念成魔,一念成佛。我不相信短暂的相处能完全了解一个人,所以我很少给人下绝对性的定论,或者说永远也不会下,毕竟圣人都有过去,恶人都有未来。这种想法是我从小就有的,但是却是成型于看了小波先生的文章之后,他好像没有直接给出这样的建议,但是却不知不觉给了我力量。其实我认为小波先生是少数被这世界并不友好的对待过却仍对世界怀着满腔热爱与责任的温柔的人,他以他的方式来爱着这个世界。他爱历史,希望过去的教训不再重演,也爱科学,希望未来的生活能更美好,他不局限于现世,是一位真正的善人!

小时候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读书,有些书实在是无聊,还不如出去疯玩,但是现在才明白读书是心的修炼,是必不可少的每个人都该有的修炼,我虽然遗憾明白的太晚但我也不后悔小时候的经历,毕竟人与人都是不同的,每个人的每份经验都是难得的,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和该做什么,远比后悔过去和空想未来重要的多。

写这些话也是因为今天又翻了翻此书,感觉想写些东西就写了,有点任性,明明明天就要期末考试,deadline就在眼前,但是有些话一直不说,总觉得不舒服,现在写出来,虽然不知道会有几个人看到,但是心里总算过得去,原谅我也是有私心的。其实不曾期待有人完全明白我在说什么,毕竟笔者的文笔实在不怎么样,但是还是感谢每个花时间看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