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的优雅》影评600字


《刺猬的优雅》影评600字

导读: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与你白头偕老。有的人是拿来成长的,有的人是拿来生活的,有的人是拿来一辈子怀念的。下面是小编为你推荐的《刺猬的优雅》影评。



现在,还觉得标题是种冒犯么?不过,真正的冒犯现在要正式开始了:

《刺猬的优雅》一书由法国作家妙莉叶.芭贝里所著,她的国籍是一个真正的不幸。法国作家精于表现人类极精细极复杂极细腻的情感变化,这等于是在不断灭绝后世作家的生路。芭贝里在书中选择了异种文明作为自己的出路,把那位骑着恐龙翩然出现的王子设定为一名日本人,多年里靠在日法之间倒腾高级Hi-fi 发了财。由打这位日本人出发,他体现了法国的文明里不存在的审美情趣的方式,把简单、质朴的“佗”之境界赋予了这位国际倒爷。芭贝里很聪明,法国人喝够了最好的咖啡,她就端出一杯清茶来。吃惯了各种大餐,她就端出一盘寿司出来。见惯了五光十色、琳琅满目的商品,她就拿出一块蓝色的手工扎染桌布来。

但是,这种做法会使得小说变得粗俗。在感受了和式文明的优雅之处后,你不禁会像我这样做一次翻译:一只真正值得期待的恐龙也许在地球的另一端,如此才能配得上自己的等待。这一点远不如杜拉斯的坦诚,《情人》里她并不讳言她爱的是中国情人带来的肉欲和现金,而不是遥远的中华文明。恐龙从地球另一端来,带着武装到牙齿的学识和审美,这是传奇。在增强了戏剧性的同时,却让作品变得粗俗,因为这毫无疑问的又是一次“降神”。生活在别处的说法,如果最后要归结为异种文明,或者地理上的遥远,这和希望外星人乘坐UFO从天而降打救世人并没有任何不同。

更倒霉的是,芭贝里在避免和前人撞车的同时,选择了她自己也并不熟悉的日本文化。在这本书里,那位从天而降,带着Hi-Fi音响而来的日本人几乎成为文艺女青年心目中的完美先生。他做什么都是对的,都是合理的,都在美学上是超越的,都能够强烈地撞击孀居寡妇的心。一个名字因此在我心头徘徊不去:琼瑶阿姨。。。。。。我对日本的文化认知有限,但是在这种有限的认知中,我以为芭贝里勉力用法文去表现的幽玄境界其实非常生硬,造成人物本身极为扁平和苍白。如果把日本人换成一个秘鲁的吹笛印第安人,或者是爪哇岛的一个裸身猎人,不会有任何本质的不同。你大可以直接描述你觉得他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优雅得体就好了。至于说到他和他的文明有什么本质特征,芭贝里恐怕回答不上来,只能是用花痴一样的声音告诉你:反正我觉得他好对味。

《隋唐演义》第七十六回说过这么一句,话说“男人有德便是才,女子无才便是德,盖以男子之有德者,或简有才,而女子之有才者,未必有德也。虽然如此说,有才女子,岂反不如愚妇人?”当女人学会阅读以后,世上就冒出了妇女问题 ,那是因为读过书的女人喜欢追问,而追问之后就会打破根深蒂固的成规旧章,有句话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女人一思考,必然要傲娇。

当然阅读的种类决定女人的危险是对自己还是对男人,就好比把阅读的女人比做刺猬,危险性分为以下几类:

有一类刺猬善于琼瑶,张爱玲,亦舒,安妮宝贝的玻璃心小资,每日凄楚自怨自怜,将小说中的虚幻与现实桥段融为一体,每每便会出现睹物思人,潸然泪下的黛玉葬花情节,于是一朵朵银镯女人前赴后继的走上了一条曲径幽暗的不归路,正如包法利夫人那般在阅读大量的娇柔不切实际的言情文导致自己的生命在痛苦的废墟中难以自拔,最后在感情的漩涡中绝望的服毒自尽,香消玉损,呜呼哀哉,此类女子阅读危险!

那么还有一类刺猬,大量阅读古籍圣典,吟诗作赋。从李白到李清照从马克思到黑格尔,从列夫托尔斯泰到小津安二郎,从文艺复兴的但丁,彼特拉克,薄伽丘 到日本的小津安二郎,黑泽明,沟口健二,总之吧,一出口便让你觉得她一定是精神世界异常强大,你若是和她聊点苍井空,小泽玛利亚,凤凰传奇,她必然一个白眼过去,傲娇的小鼻子一抬,轻蔑道:“粗俗!”哎,我说仙女姐姐们,您的意识形态再强大,毕竟咱们去菜市场买菜还是要说白话不是么?必然不是和卖菜大妈来一句今日水萝卜红肥绿瘦呀。此类女子做一盘瘦身水煮菠菜,食毕写下一微博“菠菜和水煮亦别有味道。添少许面粉,一撮盐巴,几根香菜,慢火烹煮,时节近寒露,此物最相宜 ,食之沁心,悠然入心田。”一盘水煮菠菜在此类神仙笔下,必然是被呵了几口仙气,有着曼妙的,有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和风细雨,我们俗人的口气呵出那就是即使吃了绿箭益达也未必气出如兰,口出莲花,也偶尔能闻到淡淡的酱油葱花味儿。差距!

剩下一波刺猬当属灭绝类,从小便是背后贴有标签“请叫我第一名”每每演讲朗诵奥数物理化学竞赛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将男同学一个个斩落马下,工作职场便是高跟黑丝职场霸气御姐,独当一面,傲娇的程度与高跟鞋的高度呈正相关,每晚睡前阅读诸如《男人这东西》,《搞定男人搞定一切》《两性私语》等一系列在男女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可获成功的制胜武功秘籍,每每一副理论上的傲娇姿态,将与男性的每轮过招当做生活的调剂,最经典的名言就是“男人如衣服”“女权至上”可扯到婚姻问题上,必然是男方无车无房者请免谈,这似乎总与女权不沾边,女人毕竟是女人,何必将这些理论逻辑武装大脑去和本来就是逻辑理性著称的男性一决高下呢?做你的小女人不好么?

爱读书并不代表就是作文艺,喜欢文艺并不代表就是在潮文艺。。这是一本不错的书……内殓安静,平淡深刻,那些所谓真文艺和伪文艺之间的较量,本就是无聊人的无聊事端,大不可为那些破言论的影响错过了读上一本好书机会。

读书,是为了修心。但绝不是虚荣心。写字,是为了表达、控诉、还有为真实争辩,不是华众取庞,挑根拨刺。

越真实会越不安,越不安的人会越有好强求证的心,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这样一个空间与另一个空间不同方式的沟通。不懂的人喧哗,懂的人安静,世事的常态。也是无常。还是一切如常吧。读完它,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