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球状闪电》读书笔记合集


刘慈欣《球状闪电》读书笔记合集

导语:这本书适合骨子里热爱科学的人读。文中有大量的关于物理学的专有名词,喜欢物理的人会享受其中,不喜欢物理的人读此书会失掉一半的乐趣。今天本站小编就给大家带来几篇精选读书笔记,一起看看吧。



篇一

虽然本书是一本小说,但是它的思想性却远远重于它的故事性。

这本书被人引用最多的是一句关于幸福人生的话:幸福的人生并不难,关键在于你能迷上什么。这简直可以当做追求幸福的座右铭了。但是本书的主人公似乎没有很好的以身作则。当书中主角目睹自己的父母被球状闪电诡异攻击的惨状后,立志要追寻球状闪电的真相。但好几次都因为自己的恐惧想要放弃。懦弱的性格毁了这个角色,不过好在人物不是重点。

还有关于生命与科学之间价值的探讨。书中的科学大牛丁仪在面对一项可能伤害数人生命的科学实验遭到主人公“良心的追问与谴责”时说到:“我无所谓,我所研究的东西,尺度要么在十的负三十次方厘米以下,要么在一百亿光年以上,地球和人类都微不足道。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生命这种物质运动形式与其他的物质运动相比并没有更高的含义,从生命中你找不到新的物理规律,一个人的死与一块冰的消融没有本质的区别。”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科学技术的发展创新莫不如是。而这个追问也完美体现出了主人公的懦弱。

主人公的恐惧其实就是妇人之仁。由于球状闪电具有超强的攻击力,所以军方想借此研发出新式武器。于是主人公圣母婊发作,说什么坚决要为人类造福而不做战争的鹰犬。一块铁是剑是犁,关键在于用它的人。不肯做战争的鹰犬的主人公离开球状闪电研发组投身到龙卷风的预测上。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探测龙卷风的原理被敌对势力掌握进而成了制造龙卷风的手段,而这也导致他的朋友在战斗中阵亡。

与男主的懦弱相反,同是失去至亲,女主却向着另一条路进发了。她执迷于各种强大的武器,想要让当初在战争中杀死自己母亲的人死在自己研发的武器下。结果走火入魔,差点把全世界瞬间拉回到农业时代。女主的父亲曾经开到她,说父母都是军人,战场杀敌是职责所在。女主给了“职责”一个注脚:能让人们互相厮杀而不记恨的东西。想想还真是恰当,讽刺味道十足!

其实关于量子物理,本身就让人们难以置信。“你看它就存在,不看就不存在”的说法实在是唯心主义,以至于很多物理学家,哪怕是发现量子物理的物理学家都站在了它的反面。可是科学之所以是科学就是因为它是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即便所人都不信,量子物理的法则依然在那里。死而复生、瞬间移动、平行时空……一个个神话般的故事就像日升月落般在我们身边上演,可是又有多少人注意到呢?人类科学在20世纪就揭开了新的篇章,而近一百年过去了,我们并没有向前走多远。

最后,球状闪电很有意思,量子物理很有意思。这本书。故事不重要,思想才重要。

篇二

讲了一个悲剧(鬼)故事。基本就是球状闪电打中的人变成了量子态的鬼。但并不是个鬼故事,所以不用担心

林云,一心复仇,反社会,最终自以为得到了解脱(照片里和在核电站里的小朋友一起)。战争使她过于的偏执,以至于虽然她母亲死于战争,并没有得到我的同情

陈博士,放任自己的研究成果被用于战争。有暗示因为他的观察才导致了父母被闪电打中。显然也是个悲剧人物

丁仪,没什么特点

对女性的描写有点直男癌了,比如林云的香水啊,最后还给陈博士留玫瑰啊,出现在丁仪的照片里

对于量子态 坍缩什么的应该表达的还算可以,但是宏电子之类的就有点扯了。话说这个小说也提点了一下类似核威慑的概念就是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可以和敌人同归于尽,算是make sense.

浅浅的讨论了一下战争,武器,科学之间的关系,我自己的想法是战争当然是不好的,但是除非生活在一个乌托邦(幻想的)美好世界里战争就是不可避免的,所以科学被用作生产武器也是不可避免地。但是,如果因此而不发展科学显然是错误的。我觉得做到自己问心无愧就可以了。就像林云的出发点是坏的(想要复仇),所以我觉得就没有办法原谅她(我读的也没有很仔细,不记得她有没有“寻求”原谅了)。陈博士,因为他看到球状闪电的时候是不知道的,不知者无罪,所以父母被打中其实也怪不了他。

篇三

暴力美学与科技文明的完美融合。

迷上林云将军了。我觉得大刘的女性角色都有一种过分的理智和浪漫,这使那些女人过度理想、充满诗意并且一点也不真实。林云将军却很情绪化、很偏激、杀伐决断。虽然也是科技浪漫贯穿全篇,但因为林云对武器和战争像毒品般的痴迷程度,这层浪漫变得充斥着战争的尘血,变得有一丝理性主义,还有一点上上个世纪舍身奉命的英雄主义。

而且不愧是《三体》前传,不仅给了丁仪这货一段疯狂的罗曼蒂克,还交代了第二面壁者的面壁计划武器系统,并且还通过坍缩态提前把三体这个超级观察者引出场了。

结尾的蓝色量子玫瑰真是浪漫到极致啊。谁说大刘不懂女性,我反正死心塌地了。

“不过,我还是希望在此生再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一次蓝色玫瑰,据丁仪说,从量子力学的角度来讲,人的死亡过程就是由一个强观察者变为弱观察者再变为非观察者的过程,当我变成弱观察者时,玫瑰的概率云向毁灭态的坍缩速度就会慢一些,我就有希望看到它。

当我走到人生的尽头,当我在弥留之际最后一次睁开眼睛,那时我所有的知性和记忆都消失在过去的深渊中,又回到童年纯真的感觉和梦幻之中,那就是量子玫瑰向我微笑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