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的葬礼》阅读感悟大全


《穆斯林的葬礼》阅读感悟大全

导语:《穆斯林的葬礼》是有关一个穆斯林家族,六十年间的兴衰,三代人命运的沉浮,两个发生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的内容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下面本站小编为大家整理了《穆斯林的葬礼》阅读感悟,希望大家喜欢。



篇一:

读完这本《穆斯林的葬礼》,读完这本书,感触很深。在这一本书里,你能看到人性的弱点,你能看到人生的无奈,你更能看到生命的价值。

《穆斯林的葬礼》却曾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大地上家喻户晓,冰心老人在1990年为这本书的外文版作序称之为“一本奇书”。

作者文笔的倾诉,让我这个一向对伊斯兰教淡漠的人,对宗教有了一种信仰----我学会了许多回民在生活中的传统礼节和常用的阿拉伯语,因为文中的回族人对至高无上的真主----安拉格外信仰。

读完后,不知该怎样评价书中所展现的血肉丰满的人物。因为,霍达以她深刻的内涵塑造出的任务形象都是让人荡气回肠的。我为成熟漂亮,处处透漏出现代女孩儿特点的韩新月和才华横溢,富有职责感的楚燕潮的感情杯具而深深的惋惜,为梁君子壁事事追求完美,吝啬的毁掉两对人命运的行为而遗憾。但一方面,也觉得她很可怜,毕竟韩子奇曾给予过她伤害,她有权利为所欲为。梁冰玉呢?我觉得他因该是本书中最值得同情的人。因为那个以前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个性的女孩儿,最终却成为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孤单的独自漂泊他乡。

《穆斯林的葬礼》展现起义而又古老的民族风情,和栩栩如升的人物品性,是值得大家共同鉴赏的一本好书。

在这本书里,你会找到两条不一样的人生道路,虽然他们最终归结到了一齐,命运却是如此的相似。我真的想用我的眼泪来祭奠白纸黑字里的主人公,正义,你为何而生,为何而灭?有许多这样的故事,公平不在正义的一方,而《穆斯林的葬礼》里的正义就在主人公的身边,可它是那样地微弱,以至于产生了谁也不想看见的结局。复仇使人性失去理智,在遥远的未来,宿命同样落在下一代的身上,时代的悲哀已将一切掩埋,没有人理解这样的家庭。

穆斯林,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词。而在这个词的背后,更多的是宗教。而宗教这两个字,更容易让我们联想起那奇怪的仪式。于是,人们对它的葬礼似乎更会产生一种神秘感。于是,作者从一开始就把我引入了他的圈套,我在这穆斯林葬礼的描述中一步步领略了人生的哀歌。韩子奇从流浪而来,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朝拜者把他送到了故事的中央;新月也在流浪中诞生,是命运将她送别在一段动人的感情故事里;新月的母亲也在结束流浪之后,才找寻到一点往昔的生活痕迹。而对于任何人来说,流浪本来就意味着哀愁。流浪,在书里最终以葬礼为终点。或许谁也不明白,葬礼的哀歌究竟为谁而唱,为谁而息?

一条是恩怨分明的不归路,一条是爱恨情仇的死胡同。在老玉匠死去的那一刻,韩子奇就注定要为此而演绎一段感人肺腑的故事。家恨与国宝联系在一齐,即使在那些宝玉漂流国外,遭受二战洗礼的时候,家,仍在积聚起更多的恨来。我是十分同情新月的,但我也同情韩子奇。有些东西是无法预料的,新月的诞生就像我们的某些时代一样,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然而,新月却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是一个容不得浪漫的时代,她的师生之恋只有走向死亡。生命在命运面前似乎有些微不足道,而哀歌却由此而来。我在韩子奇说要投向仇人的时候就闻见了哀歌的味道;而在新月临死的时候,我已经为这生命的哀歌而流泪了。从头到尾,我捧着书,我一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我真的好久好久没有这样被一本书感动了。

我不明白作者为什么要让新月的母亲做一个逃避者,因为在我看来她既然有勇气打破世俗的常规,又为何会没有勇气应对女儿与现实?我是一口气读完这本书的,我发现我读完之后绝对做不到豁然放开。这样的一本书,以一段很冷清的描述让新月的母亲再次出场,这但是是让我们的心中更添几分哀愁的阴云而已。我一向记着那段描述,有时我在许多地方找到类似的语段,就如余华的《祖先》:“如今一切早已不复存在,就像一位秃顶老人的荒凉,昔日散发着蓬勃绿色的山村和鸟鸣一齐销声匿迹了,粗糙的泥土,在阳光下闪耀着粗糙的光芒,天空倒是宽阔起来,一望无际的远处让我的父辈们看得心里发虚。”是啊,许多事情已经过去,再找回来的但是是早已失去的那部分生命所鸣出的绝唱罢了。《穆斯林的葬礼》给我留下的,是想哭的冲动和无限的感动。读罢之余,我在日记里写下了一段话:如果有人不明白人生的好处,就能够看一看《穆斯林的葬礼》,它唯一能够教会我们的,就是那一份纯真的感动。

哀歌为谁而唱?哀歌为你我而鸣!

篇二:

人生是一场梦吗?不,梦醒之后还可以忘却,人生可以忘却吗?

合上书,心里是满满的悲伤。鲁迅先生说悲剧就是把美的东西破坏给人看,所以悲剧更加令人震撼。的确,《穆斯林的葬礼》就是如此。

《穆斯林的葬礼》这本小说,回顾了中国穆斯林漫长而艰难的足迹,揭示了他们在华夏文化与穆斯林文化的撞击和融合中独特的心理结构,以及在政治、宗教氛围中对人生真谛的困惑和追求,塑造了梁亦清、韩子奇、梁君璧、梁冰玉、韩新月等一系列栩栩如生、血肉丰满的人物,展现了奇异而古老的民族风情和充满矛盾的现实生活。作品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掩卷长叹,仍萦绕在心头的悲伤,挥之不去。

小说展示了一个穆斯林家族从兴盛到衰败的全过程,时间跨度长达六十年,描写了三代人命运的纠葛与沉浮,两个发生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内容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

最令我动容的,是新月和她的班主任楚雁潮的凄美爱情。他们俩的爱情是那样的纯洁,那么的唯美,可是由于民族的不同,身份的不同,他们俩只能默默地远远地相互守望。本以为他们俩艰苦地挣扎可以冲破宗教的束缚,可是最后,新月同样逃不过命运的魔掌,她患了很严重的心脏病,并且在她的生命油尽灯枯的时候,仍然没能见到楚雁潮最后一面。

新月走了。她带着遗憾走了,她带着无限希望走了,她带着对未来的向往,对事业的热爱走了。新月在临死时一直在问她的好友淑彦:"天亮了吗楚老师怎么还没来啊……"我潸然泪下。她带着莫大的遗憾离开了人世,离开了这个有她爱和爱她的人的世界,离开对于她而言才刚刚开始的人生。

当楚雁潮跳下墓穴为新月试坑时,我哽咽了。何谓伟大的爱情?那种揪心的疼痛感延伸到了每一处肌肤。

新月,那个才华卓然、聪颖善良的女孩,就像一块真正的玉,莹莹地散发着难以掩饰的光润,却早早地陨落了。当这个年轻、美好的生命离去的时候,留给她身边的人,不是悲哀,不是哀痛,而是空白,因为她是唯一的不可替代的、不可或缺的。

这对无缘的恋人最后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接受这个残酷的生离死别的结局。但我相信,他们的心灵是相通的,信念是坚定的,所以,无论在何方,他们的内心是温暖的、幸福的。

对于人生的悲哀和对于命运的不可预知,也使我产生了深深的惆怅。这本小说,充满了对于人生痛苦和烦恼的无奈,同时也预示着命运的残酷和渺茫。尽管每一个人心中都未曾放弃过对于爱,对于美好,善良等的追求,但最终却无法逃脱命运的束缚。任凭人的力量,人的信念一再的抗争,最后也无法抗衡命运的安排。

面对爱情的无奈,家庭的破碎,家族的衰败,时代的变迁,一种沧桑凄凉之感不自觉地涌上心头,细细地品味这段传奇般的故事,我不得不为故事中的人物感到悲伤和无奈…

而现实生活中,有许多人在人生这条路上迷失了自己,他们没有目标,没有追求,犹如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他们或许是努力过,但失败了就没有勇气再去追求;或许认为在艰难、障碍面前,一切的追求不过是无用功,因此不必追求;或许……还有种种理由,多少人止步于理想跟前,留下遗憾人生。面对如此现实,我们更应该像小说中的人物一样,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而人生本就像一只导管,欢乐流过,悲伤流过,一切流过,最后都是一场空,所以,我们更要留下我们来过的印记。趁年轻去奋斗吧!不要害怕前程渺茫,未来的一切本来就是未知的。不要害怕艰难辛苦,人生本来就是一段修炼之旅。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如果你向往广阔,就去拥抱大海;如果你喜欢自由,就去遨游天际;如果你热衷挑战,就去攀登高峰。只愿你不负韶华不负己!

这是月和玉交织的一个世界。月,是虚无缥缈的,是阴晴难测的,但却是恒久不变的、亘古长存的;玉,是真实可及的,是可以拥有的,却是脆弱易碎的。生活中哪一个更重要,是短暂的拥有,还是永恒追求?

或许生活本来就是捉摸不定的!也许执著一生的东西,会在某个瞬间释然;也许毕生守候的东西,会在霎那间放弃;也许在煎熬中等待的东西,会成为永久的纪念;也许在痛苦中挣扎的东西,会成为真正的美好……

篇三:

中学生水平的言情小说

不治之症的早逝少女,凄美无奈的爱情,生离死别的亲生母女,生世之谜,一见钟情,终生不渝,中学生言情小说的主要元素都齐全了。

不用去查作者的生平便能猜出,她必然是女性,穆斯林,北京人,且是玉器业内人士。

自传性质的小说也有很成功的。但此书一看便是。。。。

在这部小说里,穆斯林只是画布背景,换幅别的也没什么区别。

苏曼殊至少还曾写过“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书中的玉器行也类似。

核心情节都与信仰或行业无关。

突然而起的昏厥、受伤、疾病、死亡,都表明了作者情节构造的无力。

男女主人公的恋爱是源自象牙塔里的校园生活,什么翻译鲁迅更是标准的中学生文青情怀。与回民家庭、经商家庭、玉器行家庭背景无关。

决定全小说的重要情节转折,都是世俗人情而已。

韩子奇与冰儿相好,首先是大房不能容得丈夫出轨,再次是丈夫与自己亲妹相好更添刺激,最后才是“再说了,古兰经也说了不可同娶姐妹二人”。

韩子奇感到的为难与愧疚,首先是无法与发妻交代,然后是为了那安逸的世俗生活,又转投发妻怀抱,任由冰儿出走。如果真感愧对真主,一开始为何无愧疚?临终写到愧对真主,愧不愧又怎么样呢,反正就是死了而已,与剧情无关。穆斯林不是可以取四个老婆吗?但是要对四个老婆平等相待。这怎么没写呢?对冰儿有愧吗?有愧又怎样,隔了那么多年才想去打听一下下落,信被天星烧了,烧了也就烧了。

男女主人公的恋爱被阻,是源于母亲的强势控制欲,觉得师生之恋有伤风化,教门相隔正好是个拉来用的现成借口而已。作者啊,你这样写有辱信仰啊?

女主出殡,男主去“试坑”,其实现场除了哥嫂,别人都不知道男主是汉人。作者自己放弃了信仰冲突的情节。

看看伟大的小说,《复活》、《巴黎圣母院》,信仰是怎样地改变人的生命,改变人的命运?

还不如说,当时的时代背景,更配得上当一张画布,至少对剧情是有影响的。老北京琉璃厂的商业格局,横跨亚洲与欧洲的二战年代,文革时代,老侯后人的反扑导致了家族的彻底败落。郑晓京那个角色也挺有意思的。但是这些都和穆斯林信仰无关。建议书名改为《北京往事》之类的稍微相称些。